其實,早就到極限了!只是,一直硬撐著,以為還可以,以為疲累可以消除,以為只是錯覺。

不聞不問,無所謂,不相干,一個人兩個人,其實沒差別。

愛嗎?還是只是寂寞?還是只是要個稱謂?

我已經分不清了。

或許,我早在等了,或許,我早就放棄了,只是不想成為傷害者吧!或許。

最初的愛,可能早就在距離與冷漠間消逝了。

什麼都不說,不聯絡,各過各的生活,真的可以談一場戀愛嗎?我想,我的程度不夠,我只是凡人,談不來那樣高難度的戀愛!

兩年,辛苦嗎?

辛苦的不是距離,而是冷淡與被動。

或許,潛意識裡,我早就知道不適合,早就知道不行了,或許,早在我向叔哭訴的時候,我應該就知道沒有辦法,卻還是想努力。

但,真的,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了。有些本質,並不是像叔他們那樣,彼此讓步,互相包容就可以了,而是底線了,我們,早就到極限了。

最後拉扯的眼淚與傷懷,有不捨,但我想,也有不甘吧!

我想,這樣是對的!退回原點,就這樣,我們適合一直有距離,反正,不論身或心,我們一直都有距離。

這樣,他不再累,我也不必再無奈的挑眉聳肩。

在互相疼惜擁抱後的今天,只是想把我一直沒釐清的思緒理清楚,我沒有怨沒有悔,感謝他給過的一切,並且,希望他可以幸福,可以找到一個能讓他主動伸手抓住的幸福!

johnnyg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